全國人口約五萬多人, 居民都集中在首都馬久羅(Majuro)與阿諾(Arno)島,唯一的機場是美國人蓋的,所以只有美國大陸航空與夏威夷航空能飛這條航線,聽說從台灣到馬久羅的機票就要兩千三至三千美元,難怪這個國家的觀光發展不起來.      

上岸的第二天早上,我背著包包拿著我所有的文件上岸準備到移民局還有海關辦公室辦理入境,一路上看到的都是破破爛爛的矮房屋,柏油路也好不到哪去,照著吉姆的指示我來到了移民局辦公室,一位穿著便服胖胖的年輕官員接下了我的文件還有護照,那個櫃檯有點像大醫院領藥的櫃檯,我得低著頭透過小小的窗戶向那位胖胖的官員對話,所有的對話都要重覆兩遍,第一,我的英文很爛,第二,我覺得那位胖胖的移民局官員英文也比我好不到哪裡去,而且他的馬紹爾口音讓我實在是有點聽不懂,到最後索性請我到辦公室裡面,於是我們兩個很高興的比手畫腳了十幾分鐘,他很滿意我對他的解釋,而且終於搞懂我是自己一個人從夏威夷開船過來的

我回到了走廊上等了幾分鐘後,那位官員拿著我的護照透過小窗戶收起了他剛才原有的笑容,板著臉孔瞪著我

高 先生!依照電腦上面的資料,你所持有的這一本護照已經列為失竊護照,我必須依法通知警方逮捕你!

 

時間在這間陰暗的辦公室走廊凝結了三秒鐘,我等著他再把這句話重覆第二遍。  

 

「哈!!..騙到你了吧!..我只是跟你開玩笑的!歡迎光臨馬紹爾,希望你在這裡待的愉快,這是你的護照還有文件,都辦理好了。」他一邊笑還邊用手比著那些饒舌歌手在MTV裡面的手勢。

 

「哈哈!..你真的騙到我了..哈哈..」我一臉苦笑著隨便在空中亂七八糟比劃了兩下回敬他,接著向這位搞笑長官說道謝後離開了辦公室。

 

真是有夠冷的!

 

接近中午了,我決定先吃個午飯,旁邊剛好有家餐廳,一個咖哩飯加一杯冰紅茶要十塊美金,相當於台幣三百多塊,牆壁上還貼著抽獎的告示,我一邊吃著三百塊的咖哩飯一邊看著抽獎的細節,上面寫著如果你常來這家餐廳吃飯的話,你就有機會抽中澳洲與馬紹爾的來回機票..!!..謝啦!我少吃幾碗咖哩飯就可以自己買一張了。

 

整個餐廳只有我還有隔壁桌的日本夫妻,氣氛怪怪的,不過看來這裡還滿多日本人的。

 

接下來我應該到海關辦公室,我猜他們中午一定是休息時間,於是我決定先到中華民國駐馬紹爾大使館拜訪,這可是在夏威夷的王處長特別交代的,接著我看著地圖邊走邊拍照,馬久羅的路就只有一條,這埵n像沒有公車,不過破破爛爛的計程車倒是滿多的,而且過幾天就是聖誕節了,一路上都可以看見花花綠綠的裝飾品。

 

好久沒走路了,即使是上岸的第二天走在馬路上還是覺得很興奮,我覺得我可以連續走上三天三夜也不會累,不過兩個小時後到達大使館時我就後悔了,我那雙老舊的涼鞋讓我的腳磨到起水泡。

 

這堣@共有三家大使館,有中華民國大使館,日本大使館,還有美國大使館.中華民國的大使館與日本大使館就在隔壁,有點像個小別墅的二樓建築,美國大使館獨立蓋在旁邊,圍牆上的鐵絲網讓它看起來像個小監獄,好像全世界的美國大使館都長一個樣子,如果你隨便到哪個國家,看到一棟大監獄,而當地人卻告訴你那不是監獄的時候,那麼那一棟建築物肯定就是美國大使館了。

 

我看著門口飄揚著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讓我有點感動,這可是我第一次看到大使館,原來就長的這個樣子,我按了門鈴後,幫我開門的是大使館的當地僱員叫Penny,他馬上就猜到我就是那位自己開船過來的台灣人,接著林文俊秘書與陳連軍大使很熱情的接待我,他們對我的航行很有興趣,我也稍微講了一下我的故事,大使也告訴我有關馬紹爾的情況,並且邀請我參加今天晚上的年度晚會,我離開大使館的時候還借我一張當地行動電話的Sim卡,好讓我緊急的時候可以使用,我一直以為我用不到行動電話,畢竟我只是待個幾天而已,沒想到日後那張sim卡還救了我一命。

 

回程的路上我知道怎麼坐計程車了,這裡的計程車都是不跳表,每一段路程以25分錢計費,所以司機也不會坑你的錢,從大使館到碼頭就是公定價格兩塊美金, 上車後你也不用向司機說你的目的地,反正路只有一條,到了你就喊一聲就好,因為是共乘制,除了我之外車上其他都是馬紹爾人,沿路上偶爾有人上車下車,彼此都不交談,但是他們都會偷瞄我這個外國人,我也會偷瞄他們,而且他們臉上都沒有表情,感覺上就好像跟幾個個黑黑的殭屍坐在同一部車上,彼此還瞄來瞄去的。

 

 時間已經晚了,我決定明天再到海關辦公室報到,回到碼頭,划著我的獨木舟回到船上,在衣櫥裡面翻了半天才找齊一套乾淨的衣服。

 

晚上的餐會在一家台灣人開的餐廳裡舉行,除了大使館與農技團之外,其他還有馬國外交部長與一些官員,美國大使,日本大使,在餐會開始之前林秘書向大家介紹我這個從夏威夷來的特別來賓,然後我得要一次又一次回答大家好奇的詢問,接著陳大使在致詞時除了介紹台灣使節團之外還特別提到我,還得起立接受大家的鼓掌,實在真是不好意思。

 

聽說馬國外交部長也是個坐船海釣的人,餐會結束後,還特別問到我在船上帶了些什麼裝備,美 國大使 夫人祝我這一趟旅程平安順利,能夠安全的回到台灣,日本大使很興奮的問我知不知道村田和雄這個人,我向日本大使表示我可是很崇拜這位老人家的呢。

 

我在雜誌上看過報導,在我從聖地牙哥出發前,這位七十幾歲的老人家村田和雄單人駕著一艘26英尺的小船從日本和歌山跑到加州舊金山,一共花了三個月,而且他中途還不靠港,一口氣跑過去的,真是神奇。

 

他抵達舊金山後一個多月我也從聖地牙哥出發,比較讓我不能理解的是,太平洋有幾千個小島,每個島都很好玩,幹麻不停下來找個小島休息一下順便當個觀光客,而且很多這些太平洋的小國家是大部分人一輩子都沒什麼機會去的地方,當然這位橫渡太平洋的老人家有他自己的理由吧,武士道精神嘛?或是什麼?我只是很好奇。

 

隔天到海關報到的時候因為護照上蓋的入境日期是昨天,我可沒辦法騙他們說我才剛到,已經慢了一天,所以被一位老頭子官員訊了一頓,還恐嚇我說我的行為是違法的,必須處以罰款,我只好一邊裝傻,裝笨蛋,裝白癡,一邊向他說對不起,大概是基於中華民國與馬紹爾群島兩國之間良好的友誼,所以這位官員決定放我一馬。

 

走回大馬路上,看見運砂石的大卡車還有馬久羅市政府大門口印著我們的國旗,那是台灣送的!醫院則是印著日本國旗,日本人蓋的!其他有些建築物上印著澳洲國旗,全國唯一的一艘海岸巡防艇也是澳洲給的,算一算這個國家裡面的東西有一半都是別人送的,而且由於人才的不足,法院裡的法官與檢察官大多是由外籍人士擔任,處裡的案件大多都是非法移民與偷渡,幾年前你只要拿到馬紹爾公民後,就可以申請移民美國,這是當年美國在馬紹爾試爆了一堆原子彈與氫彈後給馬紹爾人民的優惠,不過也吸引了很多的非法移民來到馬紹爾,這些人一拿到馬紹爾公民後就溜到美國去了,逼的美國政府不得不取消了很多的優惠而且更加嚴格審核,誰叫你們這些美國人沒事在人家的土地上亂丟炸彈呢。